Meta裁掉1.1万人之后 下一个轮到谷歌?

今日热点分享 8 0

  硅谷陷入裁员恐慌

  “就像是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等了很久终于落了下来。得知(被裁员)消息之后,心里反而踏实了。其实之前公司内部已经传了很久,我也知道我们组肯定是砍得最狠的。”一位得知自己被裁员的Meta硬件部门员工这样表示。

  虽然硅谷的秋日依旧阳光和煦,但是在很多人的心里,眼下却是严寒冷冬。就在不久前,他们还在富可敌国的科技巨头工作,拥有令人艳羡的高薪岗位,享受着完善人性的福利待遇,但现在却成为了失业在家的人群。

  过去两周时间,随着Twitter、Strip、Salesforce、Meta等几大巨头先后宣布裁员,硅谷陷入了大裁员时期的恐慌。

  华人程序员们有的在朋友圈报平安,回应亲朋好友的关心询问;有的组建了互助微信群,希望通过推荐与信息互通,帮助失业的同胞,在已经入冬的就业市场尽快找到新工作。

  对部分失业人群来说,眼下的现实尤其残酷。有的拿着H1b工作签证,必须在60天内找到下一份工作延续签证,否则就必须离开美国;

  有的在房市股市的最高点在硅谷买了数百万美元的房产,背负着沉重的还贷负担,而所持股份和期权的价值已经急剧缩水;有的更是夫妻双双同时下岗,原本双重保障的双职工变成了双倍风险。

  一位得知下岗的Meta程序员无奈地表示,现在已经是年底了,各家公司都在冻结招聘,虽然还有一些面试机会,很可能也是无源之水(即不会真的给Offer)。

  自己已经做好准备花半年时间甚至更长时间来找工作,也做好了未来薪资包大缩水的准备。“这个年底,除了刷题,也不知道能做什么。”

  然而,即便是本轮没有被裁员的,也不意味着饭碗安全。一位硅谷HR从业人员透露,Meta明年年初会进行年度绩效考核,届时可能还会辞退一些薪资较高的员工,因为现在裁掉他们成本太高了。

  到时候以业绩不达标辞退,就不需要给出高额裁员补偿。

  程序员们还在传言,谷歌会是下一个裁员的科技巨头,甚至已经聘请了帮助Meta裁员的同一家咨询公司。

  在上个月的谷歌财报发布后的分析师会议上,谷歌承认会冻结招聘和重新评估各部门人力资源需求,但也暗示了裁员的可能性。

  今年硅谷或有10万人下岗

  现在的硅谷就业市场,再也没有了往日科技巨头挥舞支票,开出高薪,竞相争夺人才的盛况。在硅谷程序员们的聚会和微信群里,聊天话题总是围绕着哪里又在招聘,谁又拿到了大package,股票大涨之后准备换哪里的房子。

  过去两年,似乎是硅谷十多年来最好的时光。各家科技公司纷纷发布靓丽财报,都在大举扩张,应对着预期之中的业务增长,布局未来的新技术领域。

  就在不久之前,几大巨头还在大规模扩张。谷歌CFO波拉特表示,谷歌第三季度招聘了1.28万名员工,目前全球员工总数为18.68万人,同比增加了接近四分之一。

  而Meta今年第三季度末的全球员工总数为8.7万人,同比增长30%。Salesforce在8月份的财报中透露,过去一年员工总数增加了36%。

  然而,从三伏天到三九天,只需要六个月。就在过去半年时间,似乎一切都陷入了停滞,各家巨头的股价大幅下滑,财报低于预期,开销最大的人员成本就成为了最先削减的预算,原本火热的招聘市场也急转直下变成了冷酷寒冬。

  几个月时间里,Netflix、Intel、Stripe、Twitter、Meta、Salesforce、Lyft、Twilio、Docusign,一家又一家科技公司宣布裁员。裁员大潮席卷整个硅谷,最财大气粗的巨头同样无法幸免。

  即便是尚未宣布裁员的谷歌、苹果和亚马逊也已经冻结了招聘。或许在这股裁员大浪冲击之下,他们也在酝酿着下一步削减成本的举动。

  据旧金山的科技行业裁员统计网站Layoffs.fyi预计,今年科技行业可能已经有10万人失业。该网站创始人罗杰·李(Roger Lee)介绍,被裁员最多的主要是招聘、人力资源和销售团队,工程人员相对安全。但他也强调,没人知道这波裁员会延续多久。

  靴子正在一只只落地。11月的新一波裁员风暴来自社交网络领域。11月5日,Twitter一次性辞退了超过半数员工,总计有超过3700多人失去工作。

  马斯克在低迷市况下原本想放弃这笔天价收购,但因为Twitter诉讼压力,他只能被迫按照原价440亿美元完成交易,其中有130亿美元来自银行贷款。

  马斯克必须让Twitter尽快扭亏为盈,以Twitter的利润来偿还每年超过10亿美元的还贷压力。去年Twitter营收51亿美元,却亏损2.21亿美元,今年第二季度再次亏损2.7亿美元。

  削减人力成本是马斯克迫不及待进行大裁员的直接原因。然而,完全没有沟通的粗暴裁员方式以及吝啬的补偿标准,也让Twitter成为了硅谷的裁员反面教材。

  扎克伯格发罪己诏

  时隔四天之后,硅谷就迎来了最大规模的裁员风暴。11月9日,社交网站巨头Meta宣布裁员超过1.1万人,裁员比例13%;同时冻结招聘直至明年第一季度。这是Meta创办18年历史上首次大幅收缩业务。

  此次大裁员同样早在外界预期之中。扎克伯格在7月份就已经警告员工,公司正在经历最为糟糕的时期;9月份Meta冻结了招聘,并聘请咨询公司贝恩来制定裁员计划;

  10月份,扎克伯格多次向员工和投资者暗示要削减成本,人力资源部已经准备好了裁员名单,甚至连裁员宣布时间和补偿标准也被提前透露。

  相比马斯克在Twitter裁员时,只给最低标准的两个月工资遣散费(签署放弃权力书再加一个月工资),扎克伯格显然要慷慨许多,裁员标准超过了硅谷的平均水平。

  被裁的Meta员工将得到16个星期的工资,之后每工作一年多加两个星期,他们和家人的保险也将顺延半年。

  然而,即便员工和外界早对Meta大裁员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真当扎克伯格亲口宣布裁员13%的时候,依然给硅谷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毕竟1.1万人将因此失去工作,是上周Twitter裁员人数的三倍。

  38岁的扎克伯格在正式宣布裁员时,承认自己要为这些决策失误承担所有责任,承认自己此前对增长前景过于乐观,导致了人员增长太快。但他也表示,自己必须做出这个最艰难的决定,对所有受影响的员工深感抱歉。

  2020年3月疫情爆发之前,当时的Meta员工总数只有4.8万人。在疫情爆发之后的硅谷裁员大潮中,Meta高调宣布要在当年招聘1万人(主要是产品与工程团队),并在未来几年继续扩招1万人。但仅仅两年之后,Meta现在的员工总数已经高达8.7万人。

  此次裁员席卷Meta多个业务部门。据新浪科技获悉,招聘与商业拓展部门成为裁员比例最高的部门,手表与Portal视频聊天屏幕等硬件部门也将被直接砍掉,这几个没有产出回报的部门此前就已经被Meta战略放弃。

  在整个Meta集团中,最安全的部门是负责挣钱的社交广告业务以及扎克伯格寄予厚望与TikTok竞争的短视频业务部门。

  值得一提的是,元宇宙的团队也会在此次裁员中受到影响,但幅度相对较小,并不是本轮裁员的重心。面临着内外压力,扎克伯格不得不开始削减自己的梦想投入。

  150亿美元砸元宇宙

  去年秋天,扎克伯格雄心勃勃地宣布全力投入元宇宙,甚至将公司改名为Meta。仅仅在过去一年时间,Meta就向元宇宙业务投入了超过150亿美元。那个时候,Meta的市值甚至一度超越了万亿美元大关,成为万亿美元俱乐部的第五家科技公司。

  短短一年之内,Meta市值暴跌了超过七成。现在他们的市值还不到3000亿美元,重新回到了2016年的股价水平。虽然股价大幅下滑有美联储连续大幅加息导致股市整体下调的原因,但Meta的业绩也令投资者倍感失望。

  上个月公布的Meta第三季度财报,营收连续两个季度同比下滑,净利润更是同比减少了52%。在广告收入下滑的同时,Meta的支出却飙升了19%。

  财报发布之后,Meta股价又一次暴跌20%。扎克伯格不仅自己身家急剧缩水,更成熟着来自华尔街的压力。

  在第三季度财报中,负责落实扎克伯格元宇宙梦想的Reality Labs部门运营亏损高达36.7亿美元,VR设备营收也低迷不振。Meta当时预计Reality Labs部门明年还会继续巨额亏损。

  而且,投资者并不认可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梦想。Meta重要投资者、对冲基金巨头Altimeter发表公开信,督促扎克伯格每年至少减少支出50亿美元,将每年元宇宙的投入限制在50亿美元,并裁减至少20%的员工。

  Altimeter在公开信里写道,“Meta需要更加精简专注。”

  一位没有被裁的Meta员工向新浪科技吐槽说,虽然扎克伯格开创了Facebook,并把公司做成了全球社交网络巨头,但“他是个很糟糕的产品经理,他想做的产品几乎都是失败的。那个元宇宙项目是扎克伯格非要上马,我们员工都觉得产品距离成熟还很远,没必要这么大举投入。”

  自从疫情爆发之后,扎克伯格已经很少出现在公司工作,大部分时候他都和家人呆在夏威夷的可爱岛上,他在这里豪掷近亿美元购置了大量土地。

  虽然他不时会乘坐私人飞机来到Meta总部,但在公司的时间越来越短,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和员工亲密互动。由于旧金山住宅频繁遭到抗议,扎克伯格今年夏天已经出售了他们在市区的豪宅,只保留了总部附近的帕洛阿尔托住宅。

  值得一提的是,谷歌也聘请了帮助Meta制定裁员计划的贝恩咨询公司,看起来裁员计划已经提上日程。上个月谷歌已经暂停招聘半个月时间,要求各个团队项目组重新评估目前的人力资源需求。谷歌CEO皮查伊要求员工将目前的生产力提升20%。

  让谷歌、Meta和Twitter压力巨大的,是广告主收紧投入预算。广告营收贡献了谷歌超过八成的营收,而在Meta和Twitter的营收占比更是超过了九成。谷歌第三季度营收和利润双双低于市场预期,YouTube广告营收出现了首次下滑。

  谷歌母公司CFO波拉特(Ruth Porat)在财报结束后的分析师会议上坦率承认,谷歌的广告平台和视频广告增长放缓,是因为广告主们收紧广告投放支出,这反映出他们对未来不确定因素的担忧情绪正在加剧。

  谷歌首席商务官、高级副总裁辛德勒(Philpp Schindler)具体解释说,金融是广告投放下降所多的行业,保险、贷款和加密货币行业的广告似乎接近停滞。他同样强调了美元走强给公司业绩带来了不利影响。

  恐慌情绪或变成滚雪球

  广告主收紧预算,遭受影响的不仅是互联网公司。广告市场调研公司StandardMedia的统计报告预计,9月份美国广告支出已经连续第五个月出现下滑,同步下降了5%。第三季度渠道广告支出更是下滑了6%,涉及到有线电视、社交广告、搜索广告等诸多领域。

  即便是在企业市场,巨头们也在明显收缩。企业软件巨头Salesforce本周裁员了近1000人,只是在Twitter和Meta铺天盖地的大裁员新闻中被掩盖了。

  而据Protocol此前透露,Salesforce本轮裁员规模或在2500人。Salesforce的裁员解释时,随着经济增长放缓,企业用户收缩预算,Salesforce的业绩也受到了明显影响,开始裁员收缩准备过冬。

  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教授卢萨诺夫(Nikolai Roussanov)看来,尽管一些公司的财务实力可能更能抵御经济下行,但现在看起来没有哪家公司可以完全不受影响。

  卢萨诺夫认为,目前对经济衰退的担忧情绪并不是没有理由的,随着担忧情绪越来越广泛,会直接影响到消费心理,会影响到投资活动,从而变成一个越滚越大的雪球。现在科技行业正在经历的,或许是其他行业的前兆。

  圣何塞州立大学的电子工程教授巴纳法(Ahmed Banafa)则认为,科技公司在过去一年大举招聘,是因为他们相信美国经济会在疫情退却之后加速增长,给他们带来更多的业务和营收。

  但是严重通货膨胀带来的业绩压力,美联储持续大幅加息导致股市大跌,都让这些科技巨头们认清了现实。

  在巴纳法看来,今年这一波裁员是科技公司的退烧行为,回到2020年的公司规模,做好准备应对经济衰退。而被裁退的那些程序员们,也可以在非科技领域的公司找到就业机会(当然薪资水平会有明显下滑)。

  在2000年网络股泡沫破灭后,巴纳法自己就亲身经历过被裁员。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建议硅谷人,永远要做好两手准备(Always have plan B)。

  当潮水退去时,才知道谁在裸泳。


 您阅读本篇文章共花了: 

标签: Meta 谷歌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