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现“悬浮国会”,对马来西亚意味着什么?

今日热点分享 3 0

  马来西亚第15届大选近日落幕。初步结果显示,无任一政党或政党联盟赢得国会下议院简单多数席位(即达到或超过112席)。这意味着,马来西亚新政府如何组建目前尚不明朗,而马来西亚历史上也因此首次出现“悬浮国会”。

  马来西亚最高元首阿卜杜拉今天已宣布,将组建政府的最后期限由当地时间21日14时再延长24小时。眼下的政治局面,对于这个东南亚国家究竟意味着什么?马来西亚政坛接下来又将走向何处?

  

首现“悬浮国会”,对马来西亚意味着什么?-第1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马来西亚民众排队投票。图源:CNN

  首现“悬浮国会”形势尚不明朗

  当地时间20日凌晨,马来西亚公布了第15届全国大选的初步选举结果。根据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数据,反对派领袖安瓦尔领导的多族裔的希望联盟(希盟)共获得82个席位,而前总理穆席丁·亚辛领导的国民联盟(国盟)获得73个席位,以巫统为首的执政党联盟国民阵线(国阵)获得30个席位。

  “作为国家最高立法机构,马来西亚国会由上议院和下议院组成。下议院共有222个议席,议员任期为5年,由大选选举产生。在下议院占多数的政党或联盟可组建政府,其领袖出任总理。”正在马来亚大学访学的华侨大学马来西亚研究中心主任钟大荣介绍道,“这次大选三大政党联盟都没有达到112个议席,因而出现了‘悬浮国会’的情况,而这一情况如何解决,还要看希盟、国盟、国阵三大政党联盟互相谈判的结果。”

  这是马来西亚首次出现大选中无一方议席过半的局面。初步结果揭晓后,希盟和国盟声称有足够支持来组建政府,国阵则表示接受人民选择,但未承认败选。

  

首现“悬浮国会”,对马来西亚意味着什么?-第2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国盟支持者在集会上挥舞旗帜。图源:cnn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所周边外交室主任周士新认为,本次大选结果颇有些令人意外,而纵观大选则主要呈现出阵营化和碎片化两大特点。“本次大选出现希盟、国盟、国阵三大阵营,除此之外,也是小党派林立。”周士新说,“三大阵营未来如何组合,小党派又如何‘站队’,加之小党派议员存在投机的可能性,都让新政府如何组建形势不太明朗。”

  在钟大荣看来,本次大选呈现出四个主要特征。

  一是选举时间提前。按惯例,马来西亚的国会选举每五年一次,这一次大选原本应该于2023年6或7月举行,时间的提前容易导致各阵营匆忙上阵,例如国阵就因仓促上阵而表现欠佳。

  二是原来的执政联盟内部存在诸多矛盾。例如国阵主席扎希德在确定候选人时出于个人利益考虑,排斥现总理伊斯迈尔阵营的人选。内部矛盾让国阵在选民中的印象分大打折扣。

  三是本次大选是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马来西亚经济运行存在压力、外部环境又面临诸多不确定性的背景下进行。马来西亚民众认为,国家政局稳定对经济社会发展至关重要。

  四是选民年轻化。这次大选将选民年龄下限设为18岁,因此多出了数百万新的年轻选民,新选民对大选结果亦有影响。

  政治板块变化谈判颇为关键

  本次大选中,现年97岁的马来西亚政坛元老、前总理马哈蒂尔于兰卡威选区落选。这也是他在过去53年里的首次选举失利。

  选举委员会数据显示,马哈蒂尔在五方争夺中排名第四,仅获得4500余票,较胜选者差距超过2万票。而他领导的政党“祖国行动阵线”也全军覆没、无一斩获。

  钟大荣分析认为,政坛常青树马哈蒂尔落榜或有以下几点原因:一是选举资源有限;二是阵营力量薄弱;三是年龄问题令人担忧;四是一些政治手段并不被部分选民所接受。

  “马哈蒂尔过去的号召力在近些年来逐渐减弱,一些选民认为他可能仍在用老眼光看待新问题。”周士新说,“同时,其所在政党也是单打独斗、势单力薄。但马哈蒂尔的执政经验仍有很强的借鉴意义,对马来西亚政坛而言,他依然是举足轻重的存在,但他对政坛的影响力减弱从某种意义而言也是事实。”

  

首现“悬浮国会”,对马来西亚意味着什么?-第3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在兰卡威岛向支持者挥手致意。图源:aljazeera

  尽管出现诸多意外,但马来西亚民众依然希望通过大选,结束国内政局不稳定的局面。只是,眼下出现“悬浮国会”的情况,似乎又让形势变得愈加复杂和难测。

  周士新表示,从经济层面看,受政局不稳和疫情影响,马来西亚部分经济新政没有得到有效落实。政治上的不稳定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没有强劲政策来刺激经济发展和民族企业的振兴。从政治层面看,马来西亚当前政局相对混乱,众多政党间分分合合、勾心斗角,相互之前恩怨情仇颇深,因此阵营矛盾加剧。政党矛盾导致政局不稳,眼下又没有出现强有力的政治人物稳住政局,在未来,马来西亚的政治碎片化或许会愈发严重。

  钟大荣预测,本次大选结果或会对马来西亚政坛带来多重影响。

  首先,马来西亚的政治版块布局或会出现变化。在未来,马来西亚可能会出现新的政党或政党联盟。例如国盟中的伊斯兰党这次就赢得了历史最佳的44席。同时,通过本次大选可以看出,国盟实力正在壮大,国阵的实力有所下滑,政坛元老马哈蒂尔的光环也在逐渐褪色。

  其次,如果“悬浮国会”还要通过谈判解决,那就意味着马来西亚的政党联盟或为常态,政局不稳的情况可能还会持续。

  再次,从宏观层面看,通过近几次大选可以看出马来西亚民主政治的进步以及公民社会的成长。这或许是一个相对乐观的变化。

  “希盟就是开放、民主政党联盟的代表,这次大选它获得的议席也是最多,但却依然未过半数。”钟大荣说,“眼下的谈判十分关键,一些支持希盟的选民担心,希盟如若没有执政,马来西亚的民主化进程会走回头路。但人们也不应把眼光停留在政党或政党联盟过往的政策论述上,未来究竟如何,还要看新政府成立后究竟实施怎样的政策。要听其言,观其行。”


 您阅读本篇文章共花了: 

标签: 国会 马来西亚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