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掉票务巨头:霉霉演唱会引发的反垄断案

今日热点分享 30 0

  从娱乐新闻跨界到财经新闻,霉霉的魅力无可阻挡,超高人气更引来了反垄断调查。当然,调查的对象不是霉霉,而是美国最大的票务平台TicketMaster。他们这回麻烦大了,甚至可能被分拆。

  

打掉票务巨头:霉霉演唱会引发的反垄断案-第1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时隔五年重启巡回

  事情的缘由要从上个月说起。美国流行乐天后、唱作歌手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的2023年巡回演唱会Eras Tour门票开始出票。这是她个人第六次巡回演唱,而上次演唱会已经是2018年的事情了。过去的四年时间,尽管斯威夫特还在不断推出新专辑,但由于新冠疫情的关系,她一直没有举办演唱会。

  此次时隔五年首次举办巡回演唱会,斯威夫特将演唱自己从2019年到2022年四张专辑的歌曲。整个巡回演唱会将包括52场演出,首场演唱会将于明年3月17日在亚利桑那州Glendale拉开序幕,而最后一场则将在明年8月9日在洛杉矶Inglewood正式落幕,国际部分还有待确定。

  门票价格从最低的49美元到最高的899美元,平均票价215美元。

  斯威夫特是美国人气最高的歌坛天后,Instagram粉丝接近2.4亿人。她已经拿到了11个格莱美奖奖项,包括三个年度最佳专辑奖;也是全球唱片销量最高的歌手之一,累计全球销量已经超过了2亿张。对她的巡回演唱会,狂热歌迷已经饥渴等待了整整五年。

  斯威夫特巡回演唱会的门票交给了美国最大的票务网站Ticketmaster发售。11月15日开始预售,11月18日正式发售。根据斯威夫特的要求,为了尽可能避免黄牛炒票,歌迷必须在Ticketmaster完成注册与身份认证,抽到预售码,才能选购门票。

  据Billboard预计,此次Eras巡回演唱会门票收入将高达5.91亿美元,打破麦当娜在2009年4.07亿美元的巡回演唱门票收入记录。再加上赞助收入和商品销售收入,斯威夫特的总收入将超过6亿美元。刨除成本和税款,她的实际入账可能在4.65亿美元-4.96亿美元左右。

  与此同时,Ticketmaster母公司Live Nation也会因此获得大约1250万美元左右的票务收入。他们是美国音乐票务巨头,控制着美国超过80%的音乐会门票,在现场活动整体门票的市场占有率超过了70%。

  

打掉票务巨头:霉霉演唱会引发的反垄断案-第2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歌迷痛斥Tickermaster体验糟糕

  噩梦般的抢票经历

  所有人都知道此次斯威夫特演唱会门票会非常火爆,但没人会想到居然这么疯狂。11月15日开售预售票,Ticketmaster网站就吸引了350万歌迷注册,网站被高峰流量搞到一度宕机。预售第一天就售出了240万张门票,打破了预售票单日销售记录。

  但是,斯威夫特的歌迷们对Ticketmaster怨念冲天:大量歌迷注册了却无法拿到预售码;有人幸运拿到预售码当天却买不到票;

  有人幸运抢到票了却卡在了支付页面,再刷就已经发现没票了;有人已经选了49美元的门票,突然就发现只剩下最低119美元的门票。而且除了门票价格,他们每张票还要支付50美元的服务费和8美元的设施费。

  为了买到天后演唱会门票,歌迷们默默忍受了繁琐煎熬的抢票过程,忍受了票务平台的服务费。但就在没有买到预售票的歌迷等着在正式发售买票的时候,Ticketmaster却在前一天突然宣布取消发售计划;

  理由是因为订票系统已经不堪重负,而且剩余门票也无法满足需求。

  眼看着买票计划泡汤,原本忍受网站的歌迷们现在是彻底愤怒了,Instagram、推特、Tiktok,社交网站上到处都是对Ticketmaster的痛斥。

  如果他们还想看霉霉唱歌,就不得不去第三方网站支付1250-4000美元的价格买二手黄牛票。显然,不少黄牛党们从Ticketmaster拿到了门票在转卖牟利。而Ticketmaster同样可以从二级市场票务转售中获得提成。

  Ticketmaster对此矢口否认。该网站发表声明称,只有不到5%的门票出现在二级市场上,绝大多数门票都是通过认证机制发售给了真实歌迷。Ticketmaster也承认,尽管有350万歌迷事先认证,但还有35亿次来自未认证用户试图访问网站,所以才导致了网站不堪重负而宕机。不过,他们认为这是斯威夫特的歌迷在疯狂涌入,而不是黄牛党出动机器人抢票。

  

打掉票务巨头:霉霉演唱会引发的反垄断案-第3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左派国会议员要求分拆Live Nation

  抢票惊动美国政府

  这场灾难性的售票闹剧甚至惊动了美国国会和联邦监管机构。美国众议院消费者保护与商业委员会先是在上月致函Ticketmaster网站,要求他们对斯威夫特演唱会门票事件做出解释,本月又要求网站高管到国会参加听证,回答来自议员的质询。

  美国参议院也计划明年年初举行听证会,就Ticketmaster涉嫌垄断问题展开听证。

  美国激进派女众议员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愤怒斥责,“(斯威夫特门票销售事件)又一次提醒我们,Ticketmaster就是一个垄断公司,他们和LiveNation的合并就不应该被批准,而且应该被阻止。分拆他们!”

  更令Ticketmaster头疼的是,就在他们宣布取消正式发售计划的当天(11月18日),美国司法部随即宣布对Ticketmaster母公司Live Nation Entertainment展开反垄断调查。而这可能意味着监管噩梦和未来的漫长诉讼。

  除了美国司法部反垄断机构,另外一家联邦反垄断监管机构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也关注起了Live Nation反垄断问题。FTC主席丽娜·克汗(Lina Khan)表示,“斯威夫特演唱会门票事件让更多的Z世代(九零后)一夜之间关注到反垄断问题,这是我所不可能做的。”

  美国司法部和FTC这两大美国反垄断机构的职能有所差别,也存在重合。虽然司法部已经宣布调查Live Nation,但FTC一样也可以介入;

  因为保护消费者权益的案件是FTC的职权范围。值得一提的是,AOC与丽娜·克汗都和斯威夫特一样是1989年出生,她们也是霉霉的歌迷。

  争议合并获得批准

  反垄断调查什么?2009年2月,美国最大的演唱会组织推广公司Live Nation和最大的票务平台Ticketmaster宣布以一比一的换股方式合并,交易价值25亿美元,合并后的公司命名为Live Nation Entertainment。

  这笔交易当时就引发了不小的争议,被视为刚刚上任的奥巴马政府反垄断监管立场的一个试金石。很多音乐行业公司和消费者群体都反对这一合并交易。他们担心,Live Nation打通音乐会的场地、组织、推广和票务环节之后,会构成垂直垄断,从而扼杀市场竞争,抬高门票价格。

  2009年美国智库进步行动基金(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 Action Fund)董事巴尔托(David Balto)曾经公开作证,要求司法部反垄断部门否决这一交易。他指出,Ticketmaster已经垄断了票务销售市场,在这个市场上几乎没有竞争,现在又和音乐会推广组织巨头Live Nation合并,横跨控制两个市场,这必然会导致消费者选择减少,并在未来推高票价。

  最初奥巴马政府是倾向于提起反垄断诉讼,否决这一交易,但Live Nation和Ticketmaster并不属于同一个领域,而美国反垄断监管法并不反对垂直整合,只针对同一行业的并购合并。举例来说,2010年谷歌收购摩托罗拉的交易顺利得到批准,而第二年美国第二大运营商AT&T就因为监管部门的反对无奈放弃收购第四大运营商T-Mobile的交易。

  但奥巴马政府刚刚上任,美国司法部不愿意在一起可能输掉的反垄断诉讼上投入太多精力。在经过一年时间的反垄断审查之后,美国司法部最终在2010年有条件批准了这一交易,要求Ticketmaster分拆出一部分业务,将自己的软件授权给竞争对手;并要求Live Nation在未来10年接受司法部的严格审查。

  此外,美国司法部还专门要求Live Nation保证其不会滥用市场地位,用自己在音乐会组织推广方面的优势转移给Ticketmaster,捆绑服务,抬高票价,施压音乐人和剧场,不得惩罚那些更换票务平台的音乐人。

  

打掉票务巨头:霉霉演唱会引发的反垄断案-第4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2019年美国司法部与Live Nation再次达成和解

  屡次违规打压对手

  那么,过去12年时间,Live Nation到底有没有滥用市场主导地位?尽管Live Nation声称,在美国4000多家音乐会场地中,他们只拥有100多家的权益;但实际上,美国前100大演唱会场地,有80家都是被Live Nation控制。

  为什么斯威夫特非要在Ticketmaster卖票?因为霉霉就算对Ticketmaster再不满,总不能去小场馆开演唱会吧?想在这些场地开演唱会,就只能在Ticketmaster卖票。

  所以她在美国52场演唱会有47场都是Ticketmaster来独家售票,只有两场完全和Ticketmaster无关。霉霉的乐迷也只能在这家被他们怒斥“烂透的”网站继续购票。

  与此同时,Ticketmaster的售票服务却是令人怨声载道。今年年初TikTok网红Tara Lynn控诉自己在Ticketmaster买了890美元的斯泰尔斯(Harry Styles)的洛杉矶演唱会门票,却没有收到票,最后时刻只能被迫花10000美元买了高价黄牛票。

  从2012年到2019年,美国司法部的反垄断部门调查了十多起Live Nation竞争对手提起的投诉,前后花费了1.5万小时研究Live Nation涉嫌利用自己在音乐会场地方面的优势施压竞争对手;

  如果音乐会场馆不通过Ticketmaster售票,他们就拉黑这些场所,不让音乐人在这些场所举办活动。

  2019年,Live Nation被迫与美国司法部达成新的和解协议,接受美国司法部指派的监督律师在未来五年调查竞争对手对Live Nation的类似投诉,确保Live Nation不会再次滥用市场地位。如果在2024年底,Live Nation没有再次违反反垄断法律,美国司法部就不会撕毁2010年的有条件批准合并协议。

  而此次美国司法部针对斯威夫特售票事件,再次对Ticketmaster母公司Live Nation展开反垄断调查,如果认定Live Nation存在滥用市场主导地位的行为,那么可能会导致2019年和解协议失效。那么,美国司法部甚至可能会起诉要求否决2010年的合并交易,分拆Live Nation和Ticketmaster。

  此外,Ticketmaster还爆出了“商业间谍门”。2013年,Ticketmaster雇佣了一位songkick.com(帮助音乐人直接向乐迷售票的网站)的离职高管。但在随后的两年时间,这位离职高管一直在帮助Ticketmaster非法进入Songkick内部系统窃取商业机密信息,施压与后者合作的音乐人放弃在Songkick上售票计划。虽然2017年Ticketmaster同意支付1.1亿美元与Songkick达成民事诉讼和解,但后者当时已经被迫停止营业。

  美国司法部因此展开刑事调查,对Ticketmaster安排这一操作的高管扎伊迪(Zeeshan Zaidi)提起刑事诉讼,后者在2018年承认自己犯下计算机欺诈与共谋罪。2020年,Ticketmaster与美国司法部达成延迟起诉协议,承认自己的犯罪行为,同意支付1000万美元罚金,并承诺在未来整改。如果2023年底之前Ticketmaster没有再次违反法律,美国司法部会撤销诉讼。

  鹰派上台严打巨头

  与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反垄断监管相比,美国政府的反垄断立场在特朗普时期就开始明显趋于强硬。从2019年开始,美国司法部和FTC同时对谷歌、Meta、苹果和亚马逊四大互联网巨头展开了反垄断调查,最终在2020年对谷歌和Meta提起了诉讼,甚至要求分拆Meta旗下的Instagram与WhatsApp业务。

  拜登政府上台之后,更是连续委任了几位反垄断鹰派学者出任几大反垄断机构的负责人。主张严格限制亚马逊和Meta的哥伦比大学学者丽娜·克汗出任了FTC主席,而主张遏制谷歌扩张的知名反垄断律师坎特(Jonathan Kanter)出任了美国司法部的反垄断部门负责人。

  值得一提的是,坎特当初就曾公开反对美国司法部批准Ticketmaster与Live Nation的合并交易,认为联邦监管机构不该用缺乏约束力的和解协议批准这一行业垂直整合交易。在他上任之后,美国司法部连续提起了一系列反垄断诉讼,阻止了诸多企业并购,包括上个月迫使企鹅兰登书屋(Penguin Random House)放弃对西蒙舒斯特(Simon & Schuster)的21亿美元并购案。

  与此前两任美国政府倾向于和解,而不是诉讼的反垄断监管手段相比,拜登政府的坎特和丽娜克汗的监管立场异常强硬,他们更为坚决地希望通过诉讼来阻止并购和分拆企业。丽娜可汗已经阻止了英伟达收购Arm,并宣布起诉阻止微软收购动视暴雪,还在积极推动要求Meta分拆Instagram。

  如果此次斯威夫特售票事件能够让美国监管部门最终对Live Nation这个垂直垄断美国音乐会组织与票务行业的巨头痛下杀手,或许是霉霉能够给美国音乐行业带来的最大贡献。对买不到票的霉霉歌迷,还有一个解气的消息:美国国税局(IRS)已经盯上了抢票高价兜售的黄牛党们。


 您阅读本篇文章共花了: 

标签: 演唱会 反垄断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