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亿美元保释!百亿美元诈骗犯坐头等舱回家过年

今日热点分享 40 0

  2.5亿美元天价保释金,他家居然还真拿出来了,百亿美元惊天巨骗舒舒服服地回家过年了。

  诈骗百亿却回家过年

  上周五,美国加密货币平台FTX创始人山姆·班克曼·福瑞德(Sam Bankman Fried,以下简称SBF)的一组候机照片成为了推特讨论热门。30岁的他因为涉嫌挪用FTX投资者超过百亿美元的资金,面临着美国联邦政府的欺诈、洗钱等八项罪名起诉。他本人对此并不认罪。

  尽管刚刚从巴哈马引渡回到美国纽约受审,但SBF却很快就获得取保候审,舒舒服服坐着飞机头等舱,从纽约回到硅谷Palo Alto的父母家里过圣诞。

  接下来SBF所需要做的,就是呆在家里,准备在1月3日回纽约出庭受审。如果八项罪名全部成立,他将至多面临115年的监禁。

  当时正是美国圣诞节之前回家过节的“美国春运”高峰,很多网民都在纽约肯尼迪机场见到了SBF。看起来,这位声名狼藉的诈骗嫌犯就像和所有赶着回家过节的年轻人一样,在机场的贵宾候机厅打开笔记本上网,在飞机上喝着果汁与同排乘客轻松闲聊。如果不是认识他的人,没多少人会相信,这个一头卷发的年轻人竟是诈骗百亿美元的惊天巨骗。

  为什么这起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金融欺诈犯可以如此舒服轻松,不用蹲看守所,还能过节陪父母过节?SBF家里又是什么背景,怎么能拿出2.5亿美元让他回家过年?

  尽管FTX在11月初就已申请破产,投资者几乎是血本无归,但SBF却一直呆在FTX总部所在的加勒比岛国巴哈马的豪华公寓里,还数次通过网络接受媒体采访。直到12月12日,美国司法部提出诉讼之后,巴哈马警方才将他逮捕。

  上周四,刚刚被引渡回美国的SBF穿着黑西装,出现在纽约南区的联邦法院,接受保释庭审。整个保释庭审过程只持续了半小时,SBF只说了一个词“明白”,随后就完成了这个走过场的程序,在父母的陪同下走出了法庭。

  或许是考虑到FTX欺诈案百亿美元金额,联邦地区法官格伦斯坦(Gabriel Gorenstein)给SBF设置了高达2.5亿美元的天价保释金。但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SBF父母居然拿出了这笔保释金,把他们的儿子带回了家。如果他没有取保候审,那么SBF会在纽约南区的看守所渡过这个难忘的圣诞,正好是爱泼斯坦“自杀身亡”的那个看守所。

  

2.5亿美元保释!百亿美元诈骗犯坐头等舱回家过年-第1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在父母陪同下走出法院的SBF

  接受引渡换取保候审

  为什么美国法院会允许SBF这样背负百亿美元欺诈案的焦点嫌犯被保释?

  实际上,早在SBF被引渡回美国之前,他的辩护律师就和纽约南区检察官达成了保释协议。他放弃在巴哈马辩护,接受被引渡回美国,检方就允许他被保释。如果SBF此前拒绝被引渡,那么美国检方将和他的律师在巴哈马进行了一场漫长的引渡诉讼,甚至可能长达数年时间。

  因此,无论是检方还是法院都已经提前接受了SBF被保释的结果。检方向法官提出,SBF此前自愿被引渡回美国,在美国潜逃的可能性较低,他在美国还有家人,而且他是经济犯罪,不会对社会造成直接伤害。

  在这样的情况下,法官甚至宽容地没有对SBF使用通信工具做出任何限制。他可以自由地用手机电脑上网联络。这就是他轻松自在在纽约机场喝咖啡上网的原因。不过,SBF需要交出护照,带上GPS监控的电子脚镣,接受精神健康评估。

  2019年才创办的FTX曾经是加密货币领域最大的交易平台之一。作为联合创始人,SBF的个人资产最高时一度超过了320亿美元,就在上个月FTX爆雷之前,他的个人资产还超过了百亿美元,当然这都是纸面资产。但随着FTX在11月8日申请破产,SBF的个人身家在一天之内从105亿美元跌到不足1亿美元,创下了个人资产缩水之最。而仅仅三天之后,SBF就宣布自己已经没有实际资产,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2.5亿美元保释金在美国历史上也可以排入前三位。2003年纽约房地产大亨继承人杜斯特(Robert Durst)因为杀妻案被捕时,最初保释金设为10亿美元。

  财大气粗的杜斯特弃保潜逃,再次被捕之后的保释金则设在了30亿美元。这起离奇杀妻案还有诸多后续,杜斯特一度被无罪开释,又再次遭到起诉,最后死在了看守所。

  但经济犯罪的此前最高保释金额是被称为“垃圾债券之王”的米尔肯(Michael Milken),他和SBF有着诸多相似之处,都是因为欺诈投资者入狱,也都热衷于慈善事业和政治捐款。米尔肯是共和党的大金主,和共和党国会两院领袖都保持着密切关系。

  1989年米尔肯因为美国因为欺诈、内幕交易以及逃税等罪名被起诉时,保释金也是2.5亿美元。不过那已经是三十多年前,如果考虑到通货膨胀的因素,米尔肯依然是“华尔街罪犯”的最高保释金记录。

  最后米尔肯被判入狱十年(减刑到两年),支付6亿美元罚金和5亿美元民事赔偿金。在政治献金的作用下,2020年米尔肯被前总统特朗普特赦,连案底都被撤销了,今年76岁的他依然是身价超过60亿美元的亿万富豪。

  相比之下,2008年伯尼·马多夫(Bernie Madoff)因为庞氏骗局被起诉时的保释金仅为1000万美元。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马多夫的投资者开始试图赎回投资资金,才揭开了他数十年的骗局。马多夫实际给投资者造成损失180亿美元,最终被判150年监禁,并在2021年死在了监狱。而在FTX崩盘之后,SBF也被称为“马多夫第二”。

  

2.5亿美元保释!百亿美元诈骗犯坐头等舱回家过年-第2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SBF在巴哈马被引渡现场

  神秘富豪担保上亿

  需要对美国保释金制度做个简单的解释,SBF父母并不需要真的掏出2.5亿美元交给联邦法院,而只需要向法庭提供一份书面抵押担保。这份抵押担保书必须有四个人签字,其中有一个人必须是非家庭成员。四人共同担保SBF不会畏罪潜逃,其中包括他父母在硅谷价值400万美元的房产。

  SBF的父母都是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教授乔·班克曼(Joe Bankman)和芭芭拉·福瑞德(Barbara Fried),他本人也出生成长在斯坦福校园。

  外界目前无法获知他父母的资产规模,但他们也面临着联邦政府的调查。SBF父亲班克曼是美国知名税法专家,与FTX存在着合作关系,更曾经为FTX工作了近一年时间,两人还从SBF获得捐助运营慈善基金。

  如果SBF准时出庭受审,那么他的父母并不需要向法院支付保释金,除了1000美元的手续费。目前外界还不知道其他两名担保人的身份,究竟是哪位神秘富豪拥有上亿资产来担保SBF。但外界猜测这个神秘富豪可能是与SBF有密切关系的币圈人士。

  

2.5亿美元保释!百亿美元诈骗犯坐头等舱回家过年-第3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SBF与前女友埃里森

  就在SBF参加保释庭审之前,负责他案件的美国纽约南区检察官威廉姆斯上周三晚间宣布,FTX欺诈案的其他两名嫌犯卡罗琳·埃里森(Caroline Ellison)和王加里(Garry Wang,音译)已经承认犯下联邦欺诈罪名并同意配合检方调查。在达成认罪协议之后,两人也都已经取保候审回家过节。

  两人还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与大宗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达成了民事诉讼和解。这两位核心人物转作污点证人,站出来指证SBF,意味着SBF将在诉讼中处于非常不利的状况。或许认罪换取减刑是他最好的结果。

  年仅29岁的王加里是一位华裔软件工程师,是SBF在麻省理工学院的室友,后来加入了谷歌和Meta工作。2019年两人共同创办了加密货币交易平台FTX,王加里也拥有16%的股份,一度成为了身家数十亿美元的亿万富豪。

  而今年28岁的卡罗琳·埃里森是SBF旗下投资机构Alameda的CEO,也是SBF的前女友。她已经承认了七项联邦欺诈罪名,最高刑期可达110年;但鉴于她与美国司法部达成认罪协议,放弃辩护并积极配合调查,担任污点证人,最终的刑期也会大大缩短。

  根据美国检方公布的文件,卡罗琳已经指证SBF从2019年就开始肆无忌惮地将交易平台FTX的客户资金转移到他们俩持有和运营的加密货币对冲基金Alameda。而为了填补FTX这边的亏空,SBF又通过Alameda基金购入FTX发行的加密货币FTT来抬高资产规模。

  两人用FTX客户的交易资金购置奢华地产,投资其他公司,用于政治献金以及结交诸多名流显贵。在今年的超级碗期间,FTX耗资千万美元买下黄金广告位,向9200万美国观众推广自己的加密货币产品,并抽奖送出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奖金。被这些广告吸引到FTX的投资者或许并不知道,他们的血汗钱随后就变成了SBF挥霍的资本。

  

2.5亿美元保释!百亿美元诈骗犯坐头等舱回家过年-第4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美国司法部起诉SBF文件

  民主党的超级大金主

  随着FTX炸雷破产和SBF骗局被揭穿,他的政治献金问题也成为了美国媒体与网民关注的焦点。高调做事的SBF从来不避讳自己的政治献金,也被公认为是美国执政的民主党的最大金主之一。因此,负面新闻不断的马斯克拿SBF的政治献金当挡箭牌,指责民主党政客根本不敢出来指责给他们捐钱的这位大金主。

  倘若FTX欺诈案没有东窗事发,那么SBF可能会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直接政治献金金主。直接政治献金又被称为hard money, 即捐给候选人、党派以及政治行动委员会,帮助候选人和党派赢得选举。SBF早早就对美国政治有着浓厚兴趣,在18岁那年就捐出了1000美元给民主党候选人。

  成为加密货币超级富豪之后,SBF更加慷慨地投资支持政治候选人。在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期间,SBF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超级行动委员会捐出了数百万美元。而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SBF也已经捐出了4000万美元,主要给诸多民主党候选人以及几位敢于站出来反对特朗普的共和党候选人。单是过去一年半时间,SBF就至少捐出了7000万美元。

  就在今年5月,SBF还财大气粗地宣布自己计划在2024年总统大选期间捐出至少1亿美元支持民主党。如果前总统特朗普再次参选的话,SBF甚至打算最多捐出10亿美元。当时FTX还没有炸雷,《福布斯》杂志统计SBF当时身家财富超过265亿美元。

  除了SBF本人之外,FTX的其他几位核心高管(都是年轻人)也慷慨斥资支持民主党候选人。FTX工程总监辛格(Nishad Singh)给支持民主党的超级行动委员会Protect Our Future和Mind the Gap各捐了100万美元。

  据美国政治捐款统计机构Open Secrets的数据,此前的直接政治献金最高金额是已故的拉斯维加斯地产博彩大亨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在2020年大选期间给共和党捐出的2.18亿美元。而民主党这边,亿万富翁汤姆·斯特耶(Tom Steyer)则在三次选举期间累计捐出了1.5亿美元,而索罗斯(George Soros)也在今年中期选举捐出了1.25亿美元。

  两头下注收买议员

  加密货币是一个全新又缺乏监管的领域。而在这个领域里迅速发家的年轻富豪们,比其他行业更为热心于政治献金,试图通过疯狂的砸钱来结交华盛顿的政要名流,影响美国立法者的监管立法决策。

  SBF承认自己政治捐款是为了获得更好的监管环境,希望监管法律能够有利于加密货币行业。“我更关注的是政策,而不是政治本身。随着我们行业和公司获得更高知名度,我们认为与华盛顿特区的政策制定者搞好关系变得越来越重要。”

  随着大笔政治献金,SBF也成为了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的常客。去年12月和今年2月,他先后出席了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以及参议院农业委员会的听证会,与国会议员们相谈甚欢。因为这两个委员会分别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大宗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直接监管部门。

  在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中,民主党众议员热苏斯·加西亚(Jesus Garcia)直接收取了SBF的资金用于慈善用途,相当于用SBF的献金收买人心,为自己的选情铺路。在SBF诈骗案发之后,加西亚也遭到了选举竞争对手的炮轰。

  就当所有人都以为SBF是民主党大金主的时候,SBF在上个月却出人意料地在采访中透露,自己实际上给共和党也捐了相等金额的政治捐款,只不过都是通过间接政治献金(Dark Money)的方式,因此不会被联邦竞选委员会所统计。

  所谓间接政治献金即并不直接捐给候选人和超级行动委员会,而是捐给各种智库组织以及各种非盈利机构,这方面的捐款不会被联邦选举委员会监管。

  此外,FTX的另一位高管瑞恩·萨拉美(Ryan Salame)在美国中期选举中捐出了2400万美元,而且主要是捐向了共和党候选人及其政治行动委员会。或许萨拉美的政治捐款背后也有着SBF两头下注的影子。

  SBF表示,“我给共和党的捐款都是间接的”。他对此解释说,这是因为美国主流媒体都是偏向自由派的,如果知道他以个人名义给共和党捐款,可能会影响主流媒体对他的评价。

  不过讽刺的是,随着SBF诈骗案东窗事发,此前收取他政治献金的政要名流们却纷纷假装不认识这位曾经一掷千金的超级富豪,甚至不愿意评论SBF案件。而SBF本人也因此多了一项指控:共谋欺诈联邦选举委员会,违反选举献金法律。如果罪名成立,他会因此多蹲五年监禁。

  年仅30岁的斯坦福青年才俊SBF,会像世纪巨骗马多夫那样被判百年监禁吗?


 您阅读本篇文章共花了: 

标签: 保释 诈骗犯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