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环保人士 为何想限制游戏发展?

今日热点分享 41 0

  玩家毁灭世界?

  如今当个臭打游戏的真不容易,时不时就会被不知哪来的专家戳两下脊梁骨。

  似乎是年底算总账一般,国外的那些环保人士接二连三地发文指责电子游戏产业碳排放太高,并且在他们看来,作恶的不止是游戏公司,全世界玩家都是破坏环境的帮凶。

  

一群环保人士 为何想限制游戏发展?-第1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根据这些环保人士的说法,规模越来越大的游戏产业对环境的影响日益严重,仅仅在美国,玩家每年为了打游戏所消耗的能源就要排放24兆吨二氧化碳,相当于500多万辆汽车的碳排放。

  而在种种节能减排的方案中,他们也选择了最为逆天的一个。

  在其中一些人看来,游戏主机的能耗不受限制似乎是一种监管空白,只要游戏运行时画质、帧数啥的降一降就能省不少电,而玩家们普遍环保意识较低,只在乎更好的画面表现,对于这背后能耗的升高和多产生二氧化碳的事并不关心。

  

一群环保人士 为何想限制游戏发展?-第2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似乎在这群环保人士眼里,游戏机就是与电热水器、洗衣机等家电差不多的存在,都是越节能越先进。以目前这个三百多瓦的次时代主机都成了环保噩梦的论调,估计他们看到那些用一千多瓦电源配4090的高端PC玩家想必会拍案而起。

  

一群环保人士 为何想限制游戏发展?-第3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次世代游戏是一场环保噩梦”

  在这样的逻辑下,解决游戏行业碳排放的方法似乎很简单:只要出台一项法律,将主机或者游戏显卡的功率卡死即可。

  这样一来,游戏厂商自然会在功率的限制下调低游戏画面表现和帧数,当今游戏产业在画面上的军备竞赛就此终结,各大游戏公司不用再担心追求极致的画面而不断飙升的成本,玩家们买到的游戏价格也会随之下降,就连显卡的寿命也会因为计算量的降低得以而延长——如果你不在乎游戏画面往前倒退个几年的话。

  并且以上这个假设可不是我编的,而是一位环保人士认认真真写出来发在《卫报》上诉求,在他看来游戏产业花费大量资源只为在《荒野大镖客》中还原马蛋蛋的细节完全是种可耻的浪费。

  

一群环保人士 为何想限制游戏发展?-第4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同样,被游戏厂商寄予厚望的云游戏对环保人士来说同样是如临大敌,在他们看来世界还没有毁灭,要多亏云游戏市场还不成熟,否则光是各大云游戏公司用来维护服务器所要消耗的电力就足以让温室效应毁灭全人类了。

  根据他们的研究,只要有三成的玩家开始使用云游戏,碳排放就会因此增加29%;

  如果有九成的玩家进入云游戏,游戏行业的碳排放就会直接翻倍,并且他们认为自己给出的数据太过保守了,因为这项计算还是以当前主流云游戏在720p和1080p分辨率下运行为前提进行的,而4K下的云游戏耗电量远不止如此,用他们的原话说“如果4K分辨率的流媒体普及,那么我们就应该就GAME OVER了。”

  

一群环保人士 为何想限制游戏发展?-第5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纵观这些环保人士敦促游戏行业节能减排的批评,其大部分的底层逻辑都大同小异:虽然一台游戏机的能耗并不大,但在庞大的玩家群体面前就变成了大问题。这个神奇的逻辑与早些年“因为中国人太多所以不能吃猪肉”如出一辙。

  游戏行业如何搞环保

  环保人士们这套令人大开眼界的说辞几乎是因噎废食的典范,单是放弃对画面技术的追求就意味着否定了一个游戏行业发展的动力,就像让玩家放弃几十年主机大战的技术成果,重新回去玩GAME BOY一样荒唐。

  事实上,真正想要减少电子游戏产业对环境的影响的方法并不在此,并且已经有许多公司在这些方面有所行动了。

  例如针对游戏主机报废后产生的电子垃圾,微软已经开始在Xbox中使用可回收材料制作游戏机和手柄;任天堂、EA和育碧等大公司也纷纷开始使用绿色能源替代老式碳排放更高的火电;

  甚至有些公司用植树这种更加简单粗暴的方式实现碳中和的,比如索尼。

  

一群环保人士 为何想限制游戏发展?-第6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索尼曾在遭受山火的森林中种植了三十万棵树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当今的游戏产业的生产、运输和营销等各个环节中还有许多可以优化之处,但其中牵扯的问题可能更加复杂。

  比如像PS5在亚洲制造和组装完成后,需要空运到美国欧洲等重要市场,无论是经济上的成本还是环境上的成本都很高昂,但这种现状是全球产业链分工所导致的结果,即便想要有所改变也很难一蹴而就。

  揪住游戏产业不放的那些环保人士未必不懂得这个道理,但有些利益相关的人就是要选择装傻。

  环保活动家本·艾伯拉罕博士就是一个例子,他在不久前发布了一份全球游戏企业的环保红黑榜,将那些知名游戏企业对碳排放问题划分出三六九等。

  其中微软、育碧和腾讯等公司在环保上雄心勃勃,已经给出了切实的目标并采取了积极的行动;

  索尼、任天堂、EA和T2等公司则徘徊在所谓的“及格线”上下,已经认识到了问题但行动不多;

  而SE、NEXON则很少考虑游戏运营对环境的影响,这些处于不及格一档的公司正在面临气候影响带来的重大风险,会威胁到它们的品牌信誉和社会认可。

  

一群环保人士 为何想限制游戏发展?-第7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艾伯拉罕创办的公司After Climate

  且不说游戏公司是否真的会因为环保问题损失品牌信誉,单就艾伯拉罕博士其人来说,他的背景就足以让人怀疑这份报告的权威性。

  如今那些谈游戏领域的环保问题的文章很难跳过艾伯拉罕博士的种种高见,因为他不仅是专攻游戏领域的环保人士,并且他名下还有一家为游戏公司节能减排出谋划策的咨询公司,对于其他人来说,游戏产业对环境的影响或许只是个公共议题,但对艾伯拉罕博士来说,这是一条生财之道。

  从近些年环保人士们的各种奇葩行径来看,像艾伯拉罕博士这样本本分分吃环保饭的人已经落后于版本了,新时代环保主义的精髓似乎是整烂活。

  变味的环保

  自环境问题引起人类重视的那一天起,激进环保人士就一直存在,并且这些人激进的不仅是思想和观点,更包括他们那些武德充沛的行为。

  比如绿色和平组织的彩虹勇士号轮船曾多次参与反捕鲸活动,与多国的捕鲸船斗智斗勇,双方冲突激烈时还有人把自己捆在捕鲸用的鱼叉炮上;

  后来该船投入了绿色和平组织各种反核试验的活动中,曾用于转移那些受辐射污染的小岛居民,最终彩虹勇士号在监测一场法国核试验时被该国情报部门击沉,一名随船摄影师在爆炸中身亡。

  

一群环保人士 为何想限制游戏发展?-第8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且不说这些人的做法是否恰当、思想是否偏激,至少当年的环保人士的确能看出一种卫道士的影子,许多人都为此经受了牢狱之灾,甚至有人在冲突中失去了生命。

  反观如今的环保主义者,无论是之前冲博物馆里的世界名画泼土豆泥,还是再早些时候冲进汽车展厅里把自己粘在地板上一整晚等奇葩行为,除了吸引眼球以外对保护环境没有什么作用,似乎都已经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小丑。

  

一群环保人士 为何想限制游戏发展?-第9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这些以环保的名义玩行为艺术的人,其目的真的是环保吗?

  之前对《向日葵》泼土豆泥而火了一把的环保组织“停止石油”就受到了诸多质疑,有媒体曝出这个组织虽然以反对化石能源为宗旨,实际上他们的活动资金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于一家美国石油大亨出资组建的基金会,因此也有人认为,这些激进的环保行为艺术是那些既得利益者雇佣的反串黑,想通过这些极端行为引起民众的反感,进而干扰正常的环保议题。

  

一群环保人士 为何想限制游戏发展?-第10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与此同时,像绿色和平这样的老牌环保组织也在“转型”中受到了种种批评,其中最尖锐一种声音认为:环保如今已经成为了一种新兴的宗教。

  绿色和平组织的早期创始人帕特里克·摩尔就曾在媒体面前直言不讳地提出过这个观点。根据他的说法,在成立之初,绿色和平组织不仅关注环境保护,也关乎人类发展;

  但在多年的发展后,这个组织逐渐将人类描述成了地球的敌人,他们关心的是环境本身,并且将人类自身的发展与环境完全对立起来。

  同时绿色和平组织已经完全偏离了科学的指引,甚至想要在全球范围禁止氯元素的使用,也正是这种荒腔走板的论调最终促使了这位创始人的离开。

  

一群环保人士 为何想限制游戏发展?-第11张图片-今日热点分享


  在帕特里克看来,这种环保运动是一种宗教与政治意识形态的混合,它提出了一种新的价值观:

  只要你在消耗自然界的资源,就会对环境造成破坏,受到大自然的惩罚,利用内疚和恐惧说服人们向这些环保组织捐款,以抵消自己破坏环境的“罪孽”。

  说来也是可笑,环境保护源于科学家们对于人类生存环境的担忧,而如今那些所谓的环保人士眼中,既没有科学,也没有人类。


 您阅读本篇文章共花了: 

标签: 环保 游戏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